快捷搜索:  

内蒙古:大草原“变”了!

【草原牧区行·内蒙古篇①】

苍穹下,沃野中,水丰草茂,牛羊成群,牧歌悠长。

壮哉,内蒙古大草原!

党的(de)十八大以来,习近平总书记先后两次到内蒙古考察,连续5年参加全国人(ren)大内蒙古代表团审议,强调把内蒙古建(jian)设(she)成为我(wo)国北方重要生态安全屏障、祖国北疆安全稳定屏障,建(jian)设(she)国家重要能源和战略资源基地、农畜产品(chanpin)生产基地,打造我(wo)国向北开放重要桥头堡。

光明日报调研组从今年8月起,两次去往内蒙古采访调研,从东端大兴安岭的(de)松涛,到西端阿拉善的(de)胡杨林,记者一路感受,一路思考。

内蒙古变了!眼前的(de)大草原不再只是(shi)“蒙古包、牛羊、牧民”的(de)简单叠加,而是(shi)传统与现代的(de)不断融合,旷古悠远与加速度的(de)竞相铺展。一个守护生态屏障、产业创新求变、生活温暖和谐、汇聚时尚潮流的(de)内蒙古,带着她(ta)蕴藏的(de)勃勃生机和强劲生命力,横亘中国北疆。

守护生态屏障

——从“伐木出山”到“护绿筑脊”

“千里草原铺翡翠,天鹅飞来不想回……”

抵达内蒙古,眼前绿草如茵,沁人(ren)心脾。

记者镜头捕捉到的(de)绿要丰富得多:有原野上苍翠欲滴的(de)绿,有草甸上繁花点缀的(de)绿,有沙漠上起伏跌宕的(de)绿……

这抹绿,绵延2400公里,从东染到西,跟蓝色的(de)天与湖相接,跟白色的(de)云与羊群相连,又跟金色的(de)沙与戈壁相融……

为了这抹绿,草原上的(de)牧民不再游牧,停下勒勒车,收起蒙古包,扎根草原,守护一方碧草丰茂;森林中的(de)伐木工放下锯斧,扛起铁锹,再植一方林海葱茏。就连静穆的(de)沙漠也披上绿衣,变得活泼、耐看。

飞机盘旋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上空,目光所及,“九曲长河”莫尔格勒河镶嵌于茫茫草原。

“像哈达!”同行的(de)游客按捺不住内心的(de)兴奋,“在迎接我(wo)们(men)!”

呼伦贝尔,我(wo)国自然生态保存最完好(hao)的(de)地区之一,坐拥8万多平方公里草原。踏上这片“天边草原”,才能体会当地人(ren)口中“看草原就来呼伦贝尔”的(de)自豪。

莫尔格勒河1319道弯,每一道弯都承载着牧民的(de)日常起居,勾连着他(ta)们(men)与祖先共同的(de)生活记忆。以天地为家、逐水草而居,牧民在这里获取生活资源,也用心呵护着这里的(de)每一株草。

“孩子们(men),不能向河里扔一点东西、吐一口唾沫……”祖母本贝朴素的(de)话语,今天仍深刻地影响着呼伦贝尔陈巴尔虎旗旅游局局长道日娜和家人(ren)。

道日娜指着远处的(de)牛羊说:“牧民夏天在这里放牧,他(ta)们(men)自己的(de)草场在牧草长得最旺盛的(de)季节休养生息,有效地保护了生态。”

“但在经济高速发展进程中,草原也曾面临过压力。”道日娜坦诚地告诉记者,“曾经有一段时间(shijian),越来越多的(de)蒙古包、散落道路旁的(de)‘旅游作坊’,让草原喧嚣不止。”

一边是(shi)旅游经济的(de)丰厚回报,一边是(shi)草原相对(dui)脆弱又珍贵的(de)环境,当地人(ren)做出了抉择。2018年起,陈巴尔虎旗整合关停“旅游作坊”,经过严格筛选把关的(de)旅游项目仅安置在景区的(de)出入口,还草原以平静。

“草原生态、生态草原,这是(shi)我(wo)们(men)打造草原旅游的(de)品牌,也是(shi)我(wo)们(men)祖祖辈辈的(de)追求。”道日娜引以为豪。

2019年7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内蒙古考察时强调,要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之路,世世代代干下去,努力打造青山常在、绿水长流、空气常新的(de)美丽中国。

“总书记的(de)话语说进了我(wo)们(men)心里。”蓝天白云下,鄂温克苏木的(de)牧民巴特尔赶着自家1000多只羊、100多头牛来到莫尔格勒河旁,“环境好(hao),牛羊吃的(de)都是(shi)‘中草药’,这样的(de)草原,我(wo)们(men)能不好(hao)好(hao)保护吗?”

记者离开时,道日娜追上前说:“一定要去看看牧民的(de)新生活啊,这片草原为什么好(hao),看看他(ta)们(men)的(de)生活就明白了!”

扎入草原,来到牧民乌兰其其格家。三进砖瓦房,现代装修,几净窗明。

“忙,都没空刷手机。”乌兰其其格说,“收割草,给牛羊储备冬草,要让草原歇一歇。”

自8月中下旬起,呼伦贝尔大草原进入牧草收割季。从她(ta)家窗口望去,远处的(de)割草机、搂草机、捆草机正轮番作业。

从巴尔虎蒙古部族来到呼伦贝尔驻牧戍边,已有约290年历史。世世代代的(de)游牧民在这片大草原上繁衍生息,用游牧方式实现草场的(de)休憩。

进入新时期,游牧的(de)人(ren)们(men)停下勒勒车,收起蒙古包,住进砖瓦房。他(ta)们(men)遵循政府科学指定的(de)“草原轮休”时间(shijian)表,执行着“草畜比例”,享受着草原生态补奖,使用现代化机械打理自家千亩草场。

今年雨水充沛,牧草长得好(hao)。乌兰其其格说:“草长得再好(hao),也不能过度放牧,家里的(de)牛羊是(shi)有定数的(de)。”这就是(shi)“草畜平衡”,记者一路走来听到的(de)最多的(de)词。

党的(de)十八大以来,内蒙古6.16亿亩草原通过草畜平衡得以合理利用,每年有4.04亿亩草原通过禁牧得以休养生息,140多万户农牧民从中受益。从政府牵头到牧民自觉,“草原绿”越发浓郁。

当阳光洒满东边的(de)呼伦贝尔大草原,2000公里外的(de)包头还在为迎接第一缕阳光作着准备。

包头市中心的(de)赛汗塔拉城中草原上,“时光漫步”徒步队(dui)的(de)队(dui)员们(men)已健步如飞。置身于1万余亩的(de)城中草原,眼前便是(shi)“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”的(de)生动标本。

城中草原,来之不易。

包头曾出台并修订《包头市赛汗塔拉城中草原保护条例》,以地方立法保护这片绿地;2017年,包头市委市政府决定将赛汗塔拉城中草原西侧2800亩土地和地上59万平方米房屋建(jian)筑全部恢复草原景观。

于是(shi),一个面积达10680亩的(de)草原雄踞城市之中。

“在我(wo)们(men)内蒙古西部,在包头,有这样一片‘城市绿肺’,真的(de)太宝贵了!”晨跑的(de)市民阿木尔指着远处的(de)居民楼告诉记者,“三亚有海景房,我(wo)们(men)有‘草景房’。那房子,一房难求呢!”

在呼和浩特,也有一片“城市后花园”——敕勒川草原,连绵的(de)青山、成片的(de)绿树、繁盛的(de)花草、清澈的(de)湖水、戏水的(de)鹅鸭……

绿色是(shi)内蒙古最浓烈的(de)色彩,不论是(shi)辽阔草原、森林,还是(shi)现代化的(de)都市,人(ren)与自然和谐共生的(de)生态绿景,正徐徐铺开。

9月,兴安盟阿尔山,这座横跨大兴安岭西南山麓的(de)小城,早已秋意绵绵。记者随姜慧鑫步入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的(de)三潭峡,清澈的(de)哈拉哈河从山谷的(de)石间穿过。

32岁的(de)姜慧鑫是(shi)林区的(de)一名工作人(ren)员,土生土长的(de)阿尔山人(ren)。

“我(wo)的(de)爷爷81岁了,1963年在桑都尔林场参加工作,是(shi)第一代林业工人(ren)。”姜慧鑫边走边讲起他(ta)家“三代林人(ren)”从“砍林”到“看林”的(de)故事。

“父亲姜辉从小跟着爷爷在林场长大,1987年在桑都尔林场成为一名油锯手。”姜慧鑫回忆,小时候,父亲天不亮就背着油锯去伐木,清贫、艰辛、靠力气吃饭,成为那一代务林人(ren)共同的(de)记忆。

2015年3月31日,随着最后一棵树被伐倒,务林人(ren)自此“挂斧停锯”。

“那一年,我(wo)父亲也由伐木工人(ren)转型为护林员,栽树育林,守绿护绿。”几年后,大学毕业本可留在大城市工作的(de)姜慧鑫,受父亲影响,返乡就业,在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保护着这一方林木。

如今,林区走发展森林旅游经济的(de)道路,吸引了越来越多的(de)就业者。旅游业也带动林下经济、特色种养殖、经济林等绿色产业,“发展现代林业、建(jian)设(she)美丽林区”从蓝图变为实景。

从“伐木出山”到“护绿筑脊”,大兴安岭年轻的(de)一代,接过前辈的(de)接力棒,持续推进生态建(jian)设(she),开启了大兴安岭生态文明建(jian)设(she)的(de)新篇章。

狭长的(de)内蒙古,生态多样,宛若一幅长卷画作。你(ni)看,那浓郁的(de)绿色画布上,又勾画出几笔金黄。

内蒙古分布着巴丹吉林、腾格里、乌兰布和、库布其、巴音温都尔等五大沙漠。其中,库布其沙漠是(shi)距离华北最近的(de)沙漠,是(shi)京津冀的(de)风沙源之一。这里曾黄沙漫天,被称作“死亡之海”。

如今,站在库布其沙漠,眼前的(de)景致完全颠覆我(wo)们(men)的(de)认知。

这里不再风沙迷眼,取而代之的(de)是(shi)绿植遍地,远处蓝色光伏板追随着太阳,板间紫穗槐、黄芪等经济林整齐排列,板下矮化红枣、沙柳等植物扎根沙漠。

“1988年以来,亿利集团在党和政府的(de)支持下,开始对(dui)库布其沙漠进行整体治理,以1000平方公里为一个生态单元,集中攻坚绿化,并辅以规模化、机械化人(ren)工种植和飞播造林。”亿利集团库布其绿土地公司(gongsi)(gongsi)副总经理常朝辉介绍。

在这片沙漠中工作10余年的(de)常朝辉,心中牢牢记着各种数据:“坚持治沙30多年,修复治理873.3万亩,库布其沙丘高度整体降低了1/3以上……”

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对(dui)库布其治沙给予肯定。

党的(de)十八大以来,内蒙古年均防沙治沙1200万亩以上,占全国总任务的(de)40%,居全国第一位。重点治理区生态环境明显好(hao)转,实现了“沙进人(ren)退”向“绿进沙退”的(de)重大历史转变。

“今天的(de)内蒙古,不仅给我(wo)国北方地区披上了风沙的(de)‘防护服’,还为全国人(ren)民打造了超级‘碳库’和纯净‘氧吧’,京津‘风沙源’变成了首都‘后花园’。”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孙绍骋说。

诚然,治沙不是(shi)最终目的(de),让沙漠“开出经济花”才是(shi)最好(hao)的(de)守护。内蒙古人(ren)民在沙漠上开出的(de)“经济花”还真不少:赤峰市、兴安盟建(jian)成木本油料及特色果品基地,鄂尔多斯市、呼和浩特市建(jian)成沙棘基地,乌兰察布市建(jian)成灌木原料基地……越来越多的(de)沙产业基地,成为地区经济发展和农牧民增收新的(de)增长点。

边治沙,还玩起了沙!

9月10日—12日,在库布其金沙岭沙漠度假区,“爱在弓弦·爱在库布其”沙漠群英会开赛,来自全国各地的(de)近千名沙漠越野赛车手前来参与。

静谧沙漠中,汽车发动机轰鸣;湛蓝天空下,汽车从沙丘顶端跃起,划出一条条优美弧线……

独贵塔拉,距离库布其金沙岭最近的(de)小镇,现在有了个响亮的(de)名字——“越野小镇”。曾经,这里一年的(de)客流量不足2000人(ren),如今,每年近20万人(ren)来探寻沙漠的(de)神奇,四季不断。这里已具备完整的(de)沙漠旅游产业链,其影响辐射到周边旗县市。

独贵塔拉不远处,蝴蝶兰怒放,花姿典雅,宛如万只蝴蝶齐飞。喜欢高气温、高湿度环境的(de)蝴蝶兰,如今竟也盛开在沙漠中。

“飞舞”的(de)蝴蝶兰点缀在这片金色之中,仿若诉说着万里北疆内蒙古的(de)无限生机。

产业创新求变

——从“羊煤土气”到“追风逐日”

“我(wo)要跨上,跨上骏马,去追逐遥远的(de)星星……”

看惯了天边、草原、牛羊的(de)内蒙古人(ren)民,能把平凡活出诗意,也有勇气奔赴高远的(de)“星空”。

富饶的(de)资源是(shi)自然的(de)慷慨馈赠,但产业发展较多依赖于资源开发,形成的(de)产业结构矛盾,曾一度成为内蒙古发展中“硬币的(de)另一面”。

把资源上的(de)“羊煤土气”转换为经济上的(de)“扬眉吐气”,改变挖煤卖煤、挖土卖土的(de)传统方式,走产业延伸、产业升级、产业多元的(de)高质量发展之路,是(shi)当地人(ren)追求不懈的(de)主题。

盛夏过后,呼伦贝尔新巴尔虎右旗克尔伦苏木草场上,多数牧草已经被收割,卷成半人(ren)高的(de)草卷,列阵排放。

芒来嘎查牧民哈登巴特尔斜倚在蓝色皮卡车前,衔着干草,看不远处的(de)牛羊群,看见记者一行走来,远远地打了个招呼。

“这羊群有几千头吧?您一家养这么多?”看着像云朵般“飘”在草地上的(de)羊群,记者上前询问。

“我(wo)负责照看我(wo)们(men)合作社的(de)牲畜。我(wo)自己家的(de)几百只羊也在这里入了股。”哈登巴特尔说。

芒来嘎查党支部书记米吉格道尔吉介绍,过去把草场承包给牧民个人(ren),羊群只在自家围栏里吃草。时间(shijian)久了,草场容易固化、饲草种类变少。草场退化等问题,曾一度影响草原的(de)生态平衡。

呼伦贝尔开始探索符合生态规律和市场规律的(de)现代牧业新模式。

2019年6月,芒来嘎查成立了新巴尔虎右旗第一家股份制畜牧专业合作社——芒来畜牧专业合作社。他(ta)们(men)的(de)模式是(shi):牧户自愿以“草场+牲畜”作价入股,“16亩草场+1只羊”为1股,1股核定为2460元。

合作社成立后,第一件事就是(shi)拆除网围栏,把牧民们(men)的(de)草场整合在一起,划分春、夏、秋、冬营地和打草场五个区块,恢复传统的(de)四季轮牧,使草场得以休养生息。

合作社又与龙头企业(qiye)合作,建(jian)立乳制品加工厂、旅游营地,多产业融合发展。

芒来嘎查建(jian)立的(de)克鲁伦旅游营地于2022年正式营业,向游客提供观光、体验、餐饮、住宿等一体式服务(fuwu)。

“合作社到年底分红,收入比自己经营还高呢。”芒来嘎查牧民傲德给记者算着账,“很多牧民不用自己放牧了,还可以去干点别的(de),收入又增加一笔。”

一个思路转变,草原上“牧民”变“股民”,“草场证”变“股权证”,草原上多了一群“现代牧民”。

越来越多的(de)观望者带着牛羊,带着草地,加入股份制合作社。

在兴安盟科右前旗中利(兴安盟)牧业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,记者看到奶牛群听着音乐,悠闲地走上转盘,一曲结束,机械触手已经完成了自动化挤奶的(de)全流程。

这些奶源将全部输送给内蒙古乳业的(de)龙头企业(qiye)伊利集团,生产加工后走进千家万户。

2018年3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全国人(ren)大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,为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点题——内蒙古产业发展不能只盯着羊、煤、土、气,要大力培育新产业、新动能、新增长极。

在“中国这十年”主题新闻(xinwen)发布会上,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副书记、自治区主席王莉霞说:“我(wo)们(men)既要按照新的(de)理念发展好(hao)‘羊煤土气’、也要抓住新能源发展的(de)契机‘追风逐日’。”

带着对(dui)逐日场景的(de)想象,记者一行来到了鄂尔多斯的(de)达拉特旗。这里的(de)光伏发电应用领跑基地,在万顷沙地上架设(she)起光伏板。板下的(de)“追日系统”无声地调整着光伏板的(de)最佳日照角度。远看,仿佛人(ren)们(men)为沙地覆上了会呼吸的(de)蓝色麟片。

原来,那万马奔腾般的(de)能量就蕴含在这片广袤的(de)寂静里!

向着光伏发电产业的(de)上游追溯,记者一行来到了地处包头的(de)双良硅材料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。

生产车间里,从熔炉里“生长”出数米高的(de)单晶硅棒,它(ta)们(men)将会被切割加工,成为光伏发电的(de)基础材料。

“我(wo)们(men)看准了清洁能源利用的(de)广阔市场,将打造以单晶硅研发、拉晶、切片为中心,辐射光伏产业上中下游产业链,为‘逐日’助力!”公司(gongsi)(gongsi)总经理刘国银充满信心地说。

辽阔的(de)土地,强劲的(de)风力,为内蒙古插上了“追风”的(de)翅膀。风、火、光互济的(de)电力结构与较低的(de)电价、清洁的(de)空气、凉爽的(de)气候,成为内蒙古发展大数据产业的(de)独特禀赋。

记者来到距离呼和浩特市区25公里的(de)和林格尔新区,扑面而来的(de)风里仿佛带着科技(keji)的(de)味道,一栋栋数据中心诉说着内蒙古怎样在蓝天白云下进行“云计算”。

在和林格尔新区的(de)云谷片区,中国银行总行金融科技(keji)中心第1期项目已经封顶。这个中心被定位为中国银行分布式架构体系生产中心、集团云中心和金融科技(keji)中心。

按照规划,这里将建(jian)成16栋数据中心、6栋动力中心、2座110KV变电站以及金融研发、运维中心等单体建(jian)筑,满足30万台服务(fuwu)器安装需求。

这样的(de)项目为何选择落户和林格尔新区?

中国银行内蒙古分行园区建(jian)设(she)办公室主管杨楠一口气给出了很多理由——

“呼和浩特有便利的(de)交通,高铁两小时直达北京”;

“冬季寒冷,夏季凉快,自然冷却期长、设(she)备控温不费电”;

“电价便宜、网络环境好(hao)、投资政策优惠、营商环境好(hao)”……

这些优势(youshi),为呼和浩特赢得了商机——短短10年间,在和林格尔新区这片土地上,中国移动呼和浩特数据中心、内蒙古高性能计算公共服务(fuwu)平台、东方超算云内蒙古超级大脑项目……一个个云计算项目拔地而起。

“把内蒙古建(jian)设(she)成为我(wo)国北方重要生态安全屏障”“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”,习近平总书记曾对(dui)内蒙古深切嘱托。

内蒙古的(de)高质量发展,正是(shi)沿着这条路向前探索前进的(de)。

记者一行来到了鄂尔多斯东胜区的(de)新能源智慧陆港,这里是(shi)煤炭运输集散地,每天有数十万吨煤炭从这里向外输送。

空气清新、绿植环绕,紫色的(de)、蓝色的(de)集装箱整齐摆放、整装待发,红色的(de)龙门吊格外繁忙,白色的(de)氢燃料电池卡车有序装车、离场。

缤纷的(de)色彩里,唯独不见煤炭的(de)黑。

司机王成刚的(de)卡车只需经历几分钟的(de)集装箱与电池换新操作,便可开启今天第二趟运输旅程。

“没有陆港前,煤车要在煤厂排队(dui)等装车;到了电厂,再排队(dui)等卸车,一趟要十五六个小时。”王成刚说,“现在十个小时能跑三趟。”

鄂尔多斯市绿动煤炭运销有限责任公司(gongsi)(gongsi)董事长张峰向记者介绍,为了解决运输低效、空气污染等问题,他(ta)们(men)用“新能源+数字陆港+散改集”的(de)新模式,给煤炭运输业来了场大变革。

所谓新模式,是(shi)以新能源车代替传统重型卡车,以集装箱代替散装挂车,充分发挥陆港集疏运交通枢纽作用,运用信息化调度平台,实现物流运输、装卸、仓储全过程实时监控和精准调度。

司机王成刚和记者挥手作别,动力强劲的(de)新能源卡车满载货物上路了,目的(de)地正是(shi)这辆卡车的(de)生产地——包头。

自2018年5月开始,北奔重汽这个位于包头的(de)老牌军工企业(qiye),正式转型启动新能源产品(chanpin)研发。他(ta)们(men)突破了动力电池、电池管理系统、电机电控系统等一系列关键技术,成功研发出的(de)动力强劲的(de)新能源卡车,如今正奔驰在各个城市之间的(de)主要干道上。

高质量发展的(de)引领,为内蒙古带来新的(de)能源获取方法,也改变着这里的(de)生产与生活方式,旷古悠远的(de)高原渐渐呈现出现代、时尚、活力的(de)身影。

生活温暖和谐

——从“民生温度”到“幸福厚度”

“美丽的(de)草原我(wo)的(de)家,风吹草低遍地花/

牧民描绘幸福景,春光万里美如画……”

行进在内蒙古,当宽广的(de)草原张开怀抱拥我(wo)们(men)入怀,当湛蓝的(de)天空和纯粹的(de)云朵伴我(wo)们(men)同行,草原牧歌的(de)旋律总是(shi)从心底飘出。

这满天涯的(de)愉快歌声,漾着“幸福景”,初踏上内蒙古,我(wo)们(men)脑海里随之荡出的(de)是(shi)牧民策马扬鞭、快意高歌的(de)画面。但随着采访深入,一路采撷的(de)笑脸一帧帧补充进来,我(wo)们(men)忽地大悟:竟是(shi)我(wo)们(men)“肤浅”了!这片辽阔土地上的(de)幸福光景,早就不单一了!

车子驶入兴安盟阿尔山市圣泉小区,一幢幢红色小楼列队(dui)整齐地和我(wo)们(men)“打着招呼”。每栋楼不过6层,每户皆南北通透。

这样的(de)房子不是(shi)商品房,而是(shi)阿尔山最大的(de)棚改回迁安置区。走进一个单元,记者抬手正欲敲周秀荣大妈家的(de)门,只听阵阵笑声从房里传来。

“聊啥呢,这么高兴?”进门和周大妈老两口打过招呼,我(wo)们(men)迫不及待地问。

“卖个关子!你(ni)们(men)先好(hao)好(hao)看看俺这房!”周大妈话音里掺着东北味儿,性格十分爽朗。

我(wo)们(men)正打量着明亮温馨的(de)房子,周大妈已麻利地递来两张老房的(de)照片。只看一眼,便立即让人(ren)想起电视(shi)剧《人(ren)世间》里的(de)棚户区“光字片”。

“板夹泥”房,是(shi)我(wo)们(men)学到的(de)“新”词,其实它(ta)年代久远。20世纪50年代,新中国第一代林业工人(ren)在阿尔山工作生活,最多时,职工和家属有5万多人(ren)。“板夹泥”房,是(shi)林区就地取材的(de)产物和特色。

2014年春节前夕,习近平总书记冒着零下30多摄氏度的(de)严寒,来到阿尔山市看望生活在林业棚户区的(de)群众,叮嘱当地要加快棚户区改造,让群众早日住上新房。目前,阿尔山改造棚户区房屋近70万平方米,3万多棚户区居民全部“出棚进楼”。

看看周大妈现在的(de)家:60多平方米的(de)两室一厅,客厅干净敞亮,家具一应俱全,拧开水龙头就是(shi)清冽的(de)自来水,阳台上的(de)花草长得旺盛。

“搬进来花了多少钱?”

老两口掰着指头算起账:“旧屋就30平方米左右,但政策好(hao),不管多小都给50平方米的(de)新房面积,多出的(de)每平方米2000元。因为俺们(men)积极配合,还给了5万元补偿金,自己没花啥钱。”

住得不埋汰,精神头也不埋汰了。“你(ni)们(men)进门不是(shi)问乐啥吗,正让老头看俺们(men)演出的(de)视(shi)频(pin)呢!孩子们(men)在外地,我(wo)每天和老姐妹去活动室跳舞,时不时出去演出。小区里超市不止一家,健身器材也不少。物业常上门看俺们(men),过年过节还组织活动,日子滋润着呢!”忽地,周秀荣抬高嗓门,“要不俺们(men)常说,现在大伙都改了姓了!”

“改了姓了?这话怎么说?”记者一头雾水。

“改姓‘福’了,幸福!”嘚,周大妈这梗一抛出,大伙儿都被逗乐了。

正笑着,周大妈又卖起关子。“俺们(men)小区还有个别地儿没有的(de)‘物件’!”溢着自豪,周秀荣两口子领着记者出门了。

步行不到五分钟,一抬头,一句话闯入视(shi)线——“记得住乡愁”。一旁的(de)轨道上,停着辆绿皮小火车。

“这可是(shi)俺们(men)林区人(ren)的(de)记忆!老头子以前就是(shi)修小火车的(de)。走,上去瞧瞧。”周秀荣说。

油锯、树起子、绞盘机……在被改造成展厅的(de)车厢,近300件由小区业主捐赠的(de)老物件带记者穿越到从前。曾经,森林小火车拉着木材在林场村屯进进出出。如今,“挂斧停锯”十年后,小城的(de)经济支柱从“砍绿”变为“看绿”,但小火车不仅没从林区人(ren)的(de)生活中驶出,还化身网红景点“看”着林区人(ren)把日子越过越红火。

在鄂尔多斯康巴什区采访的(de)收获,是(shi)我(wo)们(men)之前未曾料到的(de)。

车轮前,道路突然开阔,多出几条车道来。

“进入康巴什了!”

比照当年某些外媒有关“空城”的(de)写法,我(wo)们(men)眼前的(de)是(shi)另一番景象——城市大道车水马龙,行人(ren)如织;走进校园,繁花似锦,书声琅琅。

康巴什区第一小学有令人(ren)羡慕的(de)绿地面积。“学校有20亩绿地,以前是(shi)街心花园,是(shi)政府特批给学校的(de)。我(wo)们(men)给每个班辟出菜地,让孩子们(men)从大自然里学到更多。”听了校长王蕾蕾的(de)话,我(wo)们(men)感慨:即便在这个绿化覆盖率超过40%的(de)花园城市,能把大片绿地毫不犹豫地划给一所小学,这样的(de)大手笔足见康巴什对(dui)教育的(de)重视(shi)。

“不奇怪!你(ni)们(men)知道‘康巴什’的(de)蒙古语释义吗?——‘卓越的(de)老师’,重视(shi)教育是(shi)自带的(de)‘基因’!”王蕾蕾笑了。

在康巴什区青少年发展中心的(de)采访再次印证了王蕾蕾的(de)说法。中心一层的(de)科学教室、艺术教室、拼搭教室、化学实验室,响起孩子们(men)叽叽喳喳的(de)讨论声,康巴什五小的(de)学生正在上拓展课。

康巴什区青少年发展中心负责人(ren)王晓燕告诉记者,中心有400多个项目课程,每年能接待11000多学生,区里所有的(de)学校都可以“下单”,少年宫来“买单”。

采访中,我(wo)们(men)偶遇来咨询兴趣课程的(de)家长刘怡,说起教育问题,刘怡笑了:“在这儿不愁上学!我(wo)们(men)户籍不在这儿,但孩子入学很顺利,而且孩子在的(de)学校与优质校合并,可享的(de)资源更多了。”

不仅家门口的(de)好(hao)学校越来越多,更难能可贵的(de)是(shi),总数占比达到67%的(de)非康巴什户籍学生也能充分享受同城待遇。“义务教育均衡优质”这句话在康巴什,早已化作滋润每株嫩芽的(de)甘霖。

近年来,康巴什通过资源集聚推动人(ren)力集聚。可喜的(de)是(shi),康巴什的(de)吸引力不只体现在经济上,还体现在教育、生态等民生选项上。恰如此,均衡发展在康巴什才不是(shi)空话;恰如此,人(ren)气才能汇聚升腾。

在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的(de)哈乐穆吉养老院,我(wo)们(men)见到了幸福的(de)另一种形态——作为养老院,这里除了老年活动室,还有儿童活动室!

“不止!我(wo)们(men)还配备了校车并配有志愿照管员,解决孩子们(men)上学的(de)交通问题。你(ni)们(men)要是(shi)赶在孩子们(men)放学后来,更会怀疑这儿是(shi)不是(shi)养老院了!”哈乐穆吉养老院负责人(ren)邹艳文说,养老院入住350多户,有牧区老人(ren)700多人(ren)、儿童80名左右。

不同于单纯、常规的(de)养老模式,这里把“养老”和“育幼”结合起来,解决牧区养老、孩子上学和牧民进城的(de)问题。

“为照顾在旗里上学的(de)孙子,我(wo)和老伴离开牧区来城里,房租一年一万多元,身边没什么朋友,生活不太适应。2014年,我(wo)们(men)带着孙子搬进来。这里关上门,单家独户、生活自主;打开门,左邻右舍、相处和睦。”其木德老人(ren)告诉记者,住在这儿,头疼脑热有卫生室,一年所有费用最高五六千块钱,最低的(de)三千元。

说起养老院的(de)好(hao),刚和人(ren)下完蒙古象棋的(de)英吉玛老人(ren)说:“我(wo)舍不得离开这儿!以前在牧区,串门要走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,有些朋友、亲戚可能一二十年都见不上一面。住这能照顾孩子,还能和大伙聊天唱歌,不夸张地说,这是(shi)我(wo)第二个家!”说话间,英吉玛老人(ren)伸出大拇指,比了个大大的(de)赞。

在草原,牧区老人(ren)养老是(shi)无法回避的(de)民生难题。以锡林郭勒盟牧区为例,这里有3万名60周岁以上的(de)老年人(ren),占牧区人(ren)口的(de)15%,占全盟老年人(ren)口的(de)19%。牧区地广人(ren)稀,牧民居住分散,养老设(she)施不完善、看病就医不方便,当奔波了半辈子的(de)老额吉、老阿爸日渐老去,谁来守护他(ta)们(men)的(de)晚年?

于是(shi),创新举措出台——锡林郭勒盟在全国率先推广“集中居住、养老育幼、医疗护理、政府扶持、多元运营”牧区养老服务(fuwu)模式。

“现在日子美呢,看看书、聊聊天、下下棋,有时还会举办小型那达慕,让我(wo)们(men)感觉回到了草原。”会吹笛子的(de)宝音那老人(ren)刚和朋友演出归来,“大家伙也常在养老院演出,每年的(de)老人(ren)春晚更是(shi)雷打不动!”说着,宝音那顺势比画了个蒙古舞的(de)动作。

这群老人(ren),当真热情又可爱!

汇聚时尚潮流

——从“悠扬牧歌”到“现代交响”

“天苍茫,雁何往,心中是(shi)北方家乡……”

鸿雁每次北归俯瞰时,内蒙古大地都是(shi)不一样的(de)吧!

这一路,记者的(de)眼睛不断被新景色冲击——旱田里水稻穗浪滚滚,光伏巨阵下果药茂盛,繁华城市上空不见一根电线,运煤干线不露一粒煤灰……

这一路,记者的(de)耳朵随时“立起来”——干部们(men)口中频(pin)频(pin)出现的(de)是(shi)“模块”“应用场景”,企业(qiye)家们(men)口中讲的(de)是(shi)“低碳”“偏好(hao)植入”,创业者们(men)口中谈的(de)是(shi)“模式”“IP”,就连偏远牧区的(de)牧民,口中也是(shi)“遥感”“无人(ren)机云台”……

时尚的(de)气质,开始浸染这片古老高原;现代的(de)气息,已弥漫一个个嘎查、苏木,融进人(ren)们(men)的(de)日常生活。

这还是(shi)不是(shi)我(wo)们(men)所认识的(de)内蒙古?

秋风一路掠过草原牧区。内蒙古高原依然“天似穹庐,笼盖四野”,但它(ta)上空奏响的(de)乐曲,已远不只是(shi)“悠扬牧歌”那么简单了。

在20世纪50年代就已活跃在草原上的(de)乌兰牧骑,如今仍保持着“以天为幕布,以地为舞台,把艺术盛宴带给牧民”的(de)传统。

抵达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后,记者被演员们(men)的(de)时尚风采所震撼——

小提琴技艺丝毫不逊于马头琴,脚下的(de)舞步完美融于强劲的(de)流行节奏,演奏的(de)爵士乐颇有西洋韵味,跳的(de)江南舞蹈细腻婉约……

“乌兰牧骑,时尚得很!”牧民那日松竖起大拇指。在观众喝彩的(de)声浪中,记者感受到,内蒙古已成为一个舞台,这台上的(de)舞者是(shi)全世界!

“永远做草原上的(de)‘红色文艺轻骑兵’”,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给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队(dui)员回信时的(de)殷殷嘱托,醒目地镌刻在内蒙古艺术剧院走廊的(de)红色幕板上,激励着创作者和演员们(men)。

在呼和浩特,当内蒙古艺术剧院副院长田永东带领记者推开排练厅的(de)大门时,大家被声浪“吹”得迈不动步。

如风掠林海,如骏马嘶鸣,那钢琴旋律中浓郁的(de)现代感,那嗓子喉头发出的(de)富有磁性质感的(de)音符,仿佛要冲破排练厅,直抵云端,回荡草原:

“千年牧草根连着根,万家灯火门挨着门,神州大地一片青山绿水,我(wo)们(men)是(shi)温暖的(de)一家人(ren)……”

在内蒙古文化艺术界,“本土内容走出去,时尚形式引进来”早已成为常态。仅是(shi)记者眼前这个青年合唱团,就能融合长调、呼麦等艺术形式,将现代作曲技法用于民歌创作,把歌唱到澳大利亚、西班牙、法国,活跃在国内外的(de)艺术殿堂。

“民族的(de)就是(shi)世界的(de)”,如此真切!在这个剧院,原创民族曲艺节目《美丽乡村》、民族交响组曲《黄河》、歌剧《江格尔》……正紧锣密鼓准备的(de)新节目足有38个之多!

在交响乐团团长杜敏眼里,创作交响乐《千里江山》,“创新最为关键”;在剧院演出中心主任梁斌口中,作品的(de)“符号”“形象”和“时代感”是(shi)大家最为看重的(de)要素。

记者离开时,创作中心副主任朱虹也带队(dui)出发了,这些满腔热情的(de)主创人(ren)员要去采风,为新的(de)交响乐作品《绿色长城》采集最新鲜的(de)“原料”。

在无数个这样的(de)旅程中,“悠扬牧歌”已变身“现代交响”,它(ta)的(de)种子在艺术审美的(de)浇灌下生长在人(ren)们(men)的(de)心田。

“现代交响”不只是(shi)听觉的(de)享受,更有视(shi)觉的(de)冲击。

记者驱车抵达位于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的(de)内蒙古冰上运动训练中心时,只见速度滑冰馆、短道速滑馆和冰球冰壶馆等建(jian)筑拔地而起,风格既有浓郁民族特色,又兼具现代设(she)计感,像卷云,又如哈达,把天际线切割出一段段流畅的(de)弧弯。

绿色草原上,建(jian)起了一个白色的(de)冰雪世界!

“内蒙古将举办第十四届全国冬季运动会,如今它(ta)已承担起很多运动员的(de)日常训练任务。”短道速滑馆负责人(ren)于洋说,“来参赛的(de)运动员们(men)将领略一个时尚现代的(de)内蒙古!”

交谈时,只听不远处喝彩声不断。循声走进训练中心一个大厅,记者再次被眼前所见震撼——美丽姑娘呼伦和勇敢小伙贝尔的(de)草原传说,被一场冰舞秀重新演绎。

完全想不到,这些擅长骑马的(de)年轻人(ren),脱下马靴,换上冰刀,依然不减速度激情。声、光、电交融的(de)现代舞美,应接不暇的(de)高难度特技,把人(ren)们(men)带入那段荡气回肠的(de)故事中,带进“冰上草原”的(de)美幻世界。

在北京冬奥会契机下迅速火遍大江南北的(de)冰雪运动,在内蒙古早已埋下了根。

呼伦贝尔冬季平均气温在零下25摄氏度左右,年降雪期长达7个月,冰雪资源得天独厚。在海拉尔全民健身中心的(de)健身广场上,参与大众冰雪运动的(de)人(ren)们(men)摩肩接踵。

市民王家伟告诉记者:“在呼伦贝尔,冰上运动已不算新鲜事了。大家还组织起来,去牙克石的(de)凤凰山滑雪场滑雪,那里有专业的(de)冰雪赛事,也向全民开放!”

一路上,牧民生活的(de)浪漫气息扑面而来。“现代交响”旋律中那最华美最动人(ren)的(de)乐章,也正是(shi)在百姓的(de)日常生活中奏响的(de)。

在呼伦贝尔市鄂温克族自治旗巴彦托海镇巴彦托海嘎查,记者遇到了斯日特幼儿园园长何东瑛夫妇。

出生于达斡尔族家庭的(de)何东瑛,有一双巧手,能弹钢琴,一天能挤200多斤牛奶。由于丈夫是(shi)牧民,何东瑛多年来陪着丈夫不断更新养殖理念,用先进的(de)牧业技术照顾着200多只羊、十多头牛,并以现代牧民的(de)身份为傲。

自己是(shi)教师,何东瑛每天和同事们(men)照顾着100多个孩子,教孩子们(men)打非洲鼓、练习流行音乐节奏,学习国家通用语言,为的(de)是(shi)让孩子们(men)“在一个小小的(de)嘎查拥有广阔的(de)知识天地,让他(ta)们(men)在未来追求美好(hao)生活的(de)人(ren)生旅途中有本领、有眼界”。

“我(wo)们(men)是(shi)平凡的(de)草原人(ren),但我(wo)们(men)草原人(ren)的(de)梦想可不平凡!”那一天的(de)晨光里,何东瑛夫妇的(de)话语和他(ta)们(men)对(dui)待生活的(de)信念,令记者久久不能平静。

秋去冬来,达斡尔族、鄂温克族、鄂伦春族等各个民族在内蒙古这个大家庭里和睦共处、互相学习,抱成“石榴籽”,一同追求美好(hao)的(de)现代生活。

记者在牧民生活中品读到,这样的(de)民族融合,这样的(de)观念意识,又何尝不是(shi)一种时尚?

在兴安盟科尔沁右翼前旗科尔沁镇的(de)乡土人(ren)才孵化中心,记者被90后“乡土人(ren)才”香莲的(de)创业精神感染。这位经营果蔬大棚的(de)创业青年的(de)闯劲儿,令跟随她(ta)一同创业的(de)老乡们(men)也“心里装满了自信”。

她(ta)始终在学,“跟能人(ren)学,跟网络学,凡是(shi)对(dui)产业有所帮助的(de)都是(shi)老师”。做直播带货不敢面对(dui)镜头,不好(hao)意思开口,她(ta)就请司仪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专业人(ren)员来给大家培训。

她(ta)不忘带着乡亲们(men)一同在致富路上追赶。没有大棚劳动能力的(de),身体不好(hao)不方便出工的(de),就动员起来搞文创,她(ta)相信“总会有思路,总会有办法,总要融入信息社会的(de)”。

“看,我(wo)考取的(de)电子商务师证!”这位青年“领头雁”已舒展开有力的(de)“翅膀”,“我(wo)一定要带着乡里人(ren),办出个信息化的(de)企业(qiye)来!”

这样的(de)青年人(ren),在内蒙古越来越多。

阿尔山市的(de)一家奶制品加工专业合作社里,90后青年姜峰林把草原上古老的(de)食品制作方法视(shi)为宝藏,把没有育肥饲料参与的(de)奶制品视(shi)为市场竞争中的(de)砝码。

“不轻易在市场上跟风,不盲目扩大规模,因为草原对(dui)牛羊数量的(de)承载力,比什么都重要。”姜峰林热爱这样的(de)内蒙古——在融入现代发展方式的(de)进程中,始终保持着对(dui)大自然的(de)敬畏、对(dui)草原生态平衡的(de)尊重,把“绿水青山就是(shi)金山银山”的(de)重要理念存于内心,付诸行动,彼此感染。

记者踏上归途时,只见连绵的(de)风电机叶片飞速旋转,光伏电板逐日翻动,电动重型卡车呼啸疾驰、来回穿梭。

虽然耳边的(de)草原牧歌依然悠扬,但记者深知它(ta)早已不是(shi)草原韵律的(de)全部。作为传统,它(ta)如今只是(shi)草原牧区“现代交响”的(de)一部分,与现代、时尚、绿色的(de)音符一同跳跃,相得益彰。

亚欧大陆上,得到季风眷顾的(de)内蒙古高原,曾用其博大的(de)胸襟孕育了千年民族史,长久以来为我(wo)国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提供了得天独厚的(de)场所。今天,内蒙古人(ren)民又用其万丈豪情书写着大草原格局之变,重塑着心中北方家乡的(de)模样。

壮哉,内蒙古大草原!

(作者:本报调研组 调研组成员:本报记者陆先高、邓海云、高平、彭景晖、陈旭、尚文超、陈晨、王潇、陈芃朴) 【编辑:房家梁】

他(ta)走了,留下一束光——追记“南华楷模”杨宏发

泸定地震“泄洪英雄”甘宇:已能拄拐独自行走

中国开放成持续“动力源”:进博会共享三大机遇

北京已于11月3日入冬 较常年晚3天

外媒:普京将不会出席G20峰会

驴象对(dui)决几大细节耐人(ren)寻味,全美国捏了一把汗!

全球最佳大学教育及教育研究学科排名出炉 港大位居第一

专访刘国深:放弃使用武力 两岸和平统一将变成政治空谈

进博会“大秀场”:遇见前沿科技(keji) 预见未来生活

俄军宣布从这里撤军!局势转折点来了?

【寻味中华】库尔勒香梨:百里梨乡醉倒人(ren)

职业伴娘兴起:不抢新娘风头 身份须保密

“爬行养生”成流行 专家建(jian)议:要注意正确方法

投票结束一天 美国中期选举参众两院结果仍无定论

“双11”直播间里充斥全网最低价 推销话术套路满满

赣州河滩“挖宝”吸引网红直播 当地文物局发布通告

中国空军:会有更多更新更好(hao)的(de)无人(ren)机装备亮相

浙江教育观察:越来越多的(de)爬树课,爬的(de)是(shi)啥?

草原旅游,草原景观,莫尔格勒河,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,呼麦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126人留言! 共有:126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